3 (第1/3页)

加入书签

邢文易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满背是汗。他揉了一把脸,额前垂坠的发丝被捋上去,摸起来有潮意。头发一缕一缕地贴着皮肤感觉很糟糕,他缓了一会儿从床上慢慢坐起来,准备冲个澡。

他又开始频繁地做梦。或许和工作压力有关,转正和女儿同时压在脑子里,像两块巨石。工作会压垮他,而女儿让他重新获得了生活的动力,是沉甸甸的幸福。他从未像现在一样怀抱着切实的目的去打拼,而玉知回到他身边生活的这段日子,他的人生重新变得明晰。

过去两年间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时常在昼夜颠倒的辛劳中感到迷惘,恰逢钢铁厂经济效益走低,不得不开放办理大批员工内退,压缩厂内用人成本。那时邢文易手下还带着几十人的班组,内退时几乎退掉三分之一。年长的老工人身体差,有一位患癌才做完手术半年;女工友三人,一位正休产假,还有两位住宅偏远,夜班不便;年轻人沉不下心学技术,浮躁得一心想要往上走……

邢文易当时已经算是小领导,碰上仪表器械失灵,半夜居然无人可用,还得亲自上阵加班。某天下班后无处可去,打算去探望女儿,他想在单位附近水果店提些草莓、山竹,到店才发现贵价水果几乎没有库存,周边商户收益与钢厂状态本就挂钩,同呼吸共命运之下,没人舍得买贵果,店里自然也就不再进货。邢文易那时切实感受到这座万人钢厂对于这整座小城来说相当于经济命门,辐射渗透何止半壁江山。

邢文易虽然疲累,可出于高位的大伯更是心力交瘁。那时他已经很难见邢志刚一面,偶尔远远看见他,被人群簇拥裹挟,很快就又不见,只看见满头几乎全是银灰色。

效益走低几近一年,形势才稍微乐观了些,邢文易也能从水果店买到东南亚进口的榴莲。他对热带水果始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恋,可过年提回家父母却并不领情,邢志坚将那个丑陋怪异的大刺球在窗外放了小半个冬天,连带玉知也一口没尝到,只隐约嗅见了并不好闻的味道。

如今他再花几百元买上一个,谁也不能干涉了。邢文易努力将那些混杂着过去记忆碎片的梦驱逐出脑海,可有些碎片却挥之不去。他有时候分不清楚梦和过去的记忆,因为他这三十多年走过太多地方见过太多事,有些梦是基于记忆的二次创作。可他又觉得那或许都是真的,小时候算命的瞎眼老头就摸着他的额头说过一句古怪的判词:石中火、梦中身。邢志坚翻书查到这首词,以为这是“时光一去不复回”之类的意思,愈发强硬地逼迫他考学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 让你低调潜伏,你成特高科长了? 求仙问道录 红楼:女扮男装我做了林黛玉继兄 社会你彪哥的民国生涯 莲花楼之四妙枪仙 真仙决 宇宙为局,众生为子 天道之天命阴阳 原神:这好感可不兴乱刷 有请小师叔 造化图 叛逆契约兽 复仇从血脉升级开始 玄幻退婚重生啊 高武大秦:收获美女,修为就 高武大秦:我嬴政,手握九龙雷鞭 高武大秦:我成皇宫霸主 无尽丹田 蛊界:我非魔尊,乃是仙尊 神魔独尊